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: 主页 > 55987.com神算天师论坛 >
再见酷派!
发布日期:2019-07-28 13:1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酷派,这个曾经无人不知、无人不晓的手机品牌,如今却也是彻底凉凉。苦等两年、停牌长达27个月之久的终于迎来复牌,而冷酷的资本却在第一时间疯狂出逃。

  7月19日,酷派集团股价开盘急跌超60%,一度触及每股0.28港元,市值蒸发超19亿港元。截至收盘,酷派集团股价跌幅46.53%,股价为0.385港元,总市值为19.38亿港元。

  谁能想到,那个曾经风光无比,在3G时代跻身四大国产品牌“中华酷联”之列的“酷派大神”,如今会沦落到这个境地?

  暴跌的股价背后,是连年巨亏的业绩。年报显示,2016年至2018年,酷派的营收分别为71.29亿元、28.24亿元、11.19亿元,净利润分别为-39.18亿元、-22.36亿元、-3.59亿元,至此,酷派累计亏损超过65亿元人民币。

  树倒弥孙散,风雨飘摇的酷派,人员大规模流失。年报显示,酷派整体的员工人数已经由2017年度的1421人锐减至只剩下637人,超过一半人都走了!

  高管团队也经历了大洗牌。原CEO蒋超在酷派从31岁干到48岁,从财务做到CEO,却突然之间被“扫地出门”,被一个90后富二代所取代,而仅仅在一周之前蒋超还在美国举办的CES 2019展会上为酷派大力宣传。

  酷派由郭德英于1993年创办,原来是做BP机的,后来看到黑莓手机的火爆,于是决定转型做手机制造商,在2000年正式进军手机行业。

  刚刚进入手机行业时,郭德英另辟蹊径瞄准了中高端市场,先后推出了售价超过5000元的酷派手机,两年就击败了摩托罗拉成为国产第一品牌,并且在2004年成功赴港上市,打了一个漂亮的开场。

  而酷派的真正崛起,则是因为搭上了运营商的东风。2008年,中国电信行业发生巨变,运营商由移动、联通、电信、网通、铁通和卫通整合为移动、联通、电信三家运营商,中国从此进入3G时代。

  3G时代来临之际,各大运营商为了拼规模、抢市场,纷纷加大了对手机制造商的补贴力度,存话费赠手机的活动风行全国。

  而郭德英敏锐地抓住了这一机遇,牢牢抱上了运营商的大腿。酷派靠着为运营商生产定制机,市场份额迅速扩大,借此一举跻身3G时代四大国产品牌“中华酷联”之列,在3G时代走上了历史巅峰。

  酷派最风光时,甚至与三星不相上下。2013年酷派跻身全球六大手机制造商,国内市场仅次于三星排名第二。

  然而,正所谓成也萧何、败也萧何。当4G时代来临,所有的运营商都开始压缩甚至取消很多补贴,90%出货量都依靠运营商的酷派,自然遭到了致命一击。

  更何况,这些年来背靠着运营商这棵大树,酷派开始变得不思进取。它一直忙活着赚钱,却忽视了对核心技术的建设。当年为了满足运营商的需求,酷派每年研发并推出几十款低端手机。而苹果,每年推出的手机不过寥寥几款。

  要赢了速度,必然跑丢了质量。推出的机型五花八门,但真正有亮点的产品却没有一个,还经常被用户吐槽质量问题。随着国人的消费升级、随着行业的技术进步,酷派自然被市场无情淘汰。

  当然了,作为曾经的手机王者,酷派自然不甘心就此倒下,他决定抓住互联网的东风东山再起。

  2014年底,酷派选择与周鸿祎的360公司合作,联合360成立奇酷科技公司,360先后注资4.5亿美元,意图将酷派产研供能力和360的互联网能力结合起来,打开互联网手机市场大门。

  2015年5月,奇酷手机正式问世,360还接着收购了酷派大神的手机业务,周鸿祎直接操刀奇酷与大神两个手机品牌。

  2015年12月,郭德英更是在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上放出豪言,称未来酷派的长期目标将是“非苹果,即酷派”,不知同场论剑的小米雷军内心将是作何感想。

  在与360联姻的利好刺激下,酷派“死而复生”,总市值曾一度突破120亿港元。然而酷派刚从360得利,转头就投入了乐视的怀抱。

  由郭德英主导将酷派18%股份出售给乐视,乐视成为酷派的第二大股东。贾跃亭成为酷派集团执行董事,进驻酷派高层。酷派相当于背着360这个“原配”,又找了乐视这个“小三”。

  周鸿祎自然是大动肝火,一怒之下发了这样的一条朋友圈:“谁在我背后捅刀子,试图screw我,我的原则是一定要fuck回去。”

  在酷派、ivvi、乐视昨日发布会前一晚,周鸿祎还发文表示:“宁可玉碎,同归于尽,所以我说了,谁拦我做手机我就干死谁,这不是威胁,更不是恐吓,我说了就会做到,至于有人扬言要弄死我,我一直等着呢。”

  “红衣教主”的报复说来就来,狠狠地敲了酷派一笔“天价分手费”。几个月后,360以违反股东协议中的互不竞争条款为由,向酷派公司发送了行使看跌期权的通知,要求酷派以两倍于公平市场价值从自己手中购回全部49.5%的股份。为此,酷派支付了近15亿美元。

  但是,郭德英背叛360,向乐视投怀送抱,也未必是为了酷派着想,也许纯粹是为了个人利益、套现离场。乐视网(维权)第一次向酷派注资21.8亿元之后,郭德英持股减至20.3%,不再为控股股东。乐视第二次注资9亿后,郭德英持股由20.23%降至9.23%。

  凭着这两起高位套现,郭德英已经是赚的盆满钵满,可以过上逍遥快乐的退休生活了。无论酷派是生是死,他都已经成为了赢家。

  可是郭德英不惜冒着得罪360的代价,找的乐视这个“第三者”,结果却把酷派坑惨了。

  在酷派的设想里,双方整合平台、软硬互补、资源共享,共同构建“生态化反”;加上缔造华为荣耀传奇的刘江峰亲自挂帅,酷派可谓是信心爆棚,放出了“2017-2018年实现销量破1亿台的目标,力争行业第四”的豪言。

  然而,理想很丰满、现实很骨感。在乐视入股酷派几个月后,乐视就出现了资金链危机, “生态化反”变成了“生化危机”,酷派也因此被拖入深坑。

  在乐视接连不断的负面消息轰炸之下,酷派的股价也接连下挫,跌至停牌。以停牌前一个交易日收盘价0.72港元计算,酷派市值仅剩36.24亿港元,与2016年6月30日的1.53港元的开盘价相比,酷派股价和市值已经缩水超过一半。

  另外,由于乐视亏本清仓酷派股权,导致酷派先后被多家银行起诉,这也直接影响到了酷派手机的产品发售周期,让酷派手机品牌在市场中逐渐销声匿迹。2015年酷派的手机出货量还有3800万,但等到2016年就只剩下了1500万。

  加上酷派之前原有的区域合资公司是重资产运营模式,酷派自然已无法承受如此之大的成本负担。

  2015年,酷派加速坠落,当年公司营收规模跌至122亿港元,净利润19亿港元,市场份额跌出前十名之外。

  2016年,酷派跌落神坛,当年营收规模仅有71亿港元,而亏损已高达近40亿港元。

  在国内混不下去的酷派,将重心转移到了美国,希望能在“美利坚的土地上生长,重新伟大。”

  和在国内的打法一样,酷派在美国的销售,也是深度绑定美国运营商。目前酷派的成绩还不错,2018年其90%的销售额来源于美国。

  只是,这种将自己命运假手他人的做法真的是可持续的吗?当美国对中兴、对华为接连下刀之后,美国的大门能对酷派敞开多久呢?

Power by DedeCms